尽有苍绿

我们还能做朋友吗

  说实话我刚从一段很失败的感情里走出来,失败在于我从一开始觉得他很爱我,到最后我发现我们爱的只是自己。也许情感的开始,我们就不应该想太多,只要喜欢,就义无反顾地拥抱彼此。也许情感的结束,我们也不应该想太多,说完再见就再也不见了。何必为了别人的眼光,躲躲藏藏,羞于表达。何必为了一个交代,再三回头,执着一试。
  ‘你把他拉黑吧,在纠结一点意思也没有。’闺蜜如是说。我点开黑名单,无意之间发现了一个很多年前喜欢我,而我却不喜欢的人。那个人于我宛如夏夜的一个噩梦。对他的喜欢,我至今想来仍觉得可笑乃至讨厌。至今想到他问能不能做朋友的画面,都觉得无语。
  而那个刚刚开始又刚刚结束的男人,在语言的最后,也执着地问我,我们还能做朋友吗?
  在与前任最后聊完的一个小时后。某个社交软件忽然发来一条验证消息,点开后发现居然是很久没见的初中同学。而老实而憨厚的他,曾经也对我有过喜欢。
  一个晚上,我以为我理清了和前任的关系,没有想到最后还是大吵一架,在对方心里留下了最糟糕的一面。之前那些留意过我的人也一下子闪现在我面前。
  最后问一句,我们能做朋友吗。那是你的善,但是只有我知道,我们回不去的,即使是朋友,我们也不能再坦诚相见了,不纠结,不回头。喜欢,喜欢过,祝你幸福而已。

喜欢你 是我17岁做过最放肆的事

17岁,我们喜欢一个人的方式很多。

他每天最先做完数学作业,不惜花掉整整一节的自习课,只因为她会回头问他题目。

他每天从教室最左边的位子,跑到最右边的位子找他的兄弟,只因为那样子可以看到她的背影。

他每天要去储藏室翻一次东西,只因为她的柜子就在上面。

她每天为了在校门口遇到他,在下车后总会刻意放慢脚步。

她每天下课喜欢坐在位子上,这样就可以看着他从眼前走过。

她每天经过篮球场总会放慢脚步,多看一眼他打球的样子。

17岁,我们会默默地付出,会刻意地靠近。我们会懵懵懂懂地做朋友,实则内心告诉自己那个人我想守护一辈子。

17岁,我们喜欢得单纯,我们喜欢得简单。可能永远都不会说出口,可能永远都不会想去打扰,但是确实爱过了。

17岁,我年少的欢喜,愿意珍藏。

不是我足够坚强,是你的肩膀不留给我

三个多月来,我一次泪腺发酸,意外收到老友的来信,在这种通讯极其发达的时代,作为一个当代青年,能够收到那种泛着浓浓的墨香,带着远方朋友真意的书信真的不容易。
毕业以后我们各奔东西,追逐着内心想要的梦。上次见面时,我已经发觉大家已经不再是当初那些单纯的少男少女了,也许是被广阔世界里的光映衬得失去本初的通透,也许这才是成长的意义……
新的开始下,我也有些不适应,不适应身边的人,不适应新的环境。我也曾一度迷茫,一度想要回头看看。在那段幽暗迷茫得无尽的时光里,我想着那些生命里的遇见既是幸运的人,也许是时光在流淌,我在理解,也许是他们给了我力量,面对眼前的事我越来越能够应对自如。
为什么想哭,是我又一次找到了那个可以依靠的肩膀,那个可以浅茶清酌谈天说地到天明的人。我等了好久……
先前我想过流泪,但我没有一次让眼泪流下来过。因为我总是觉得就算这是最大的委屈,忍过去就好了,但每一次最大的那个都在下一次。你以为我那是坚强……
不是我能忍,而是我还没有找到那个能够聆听我的人。
也许我一辈子都不会说出我最想要什么,大概是不懂我的人,这辈子也不会听懂。我恨你,所以你不必承受我的泪;我恶你,所以我绝不会在你身上浪费一点我的情感。圈子不同,何必强融。我不愿意为了不存在的东西假情假意,我不愿意为了我不在乎的人花费时间。而能够相逢成知己是缘分,我愿抛却万难去应你真心。
收到你的来信,这大概是我这辈子做过最文艺的事……

第一次